用APP打开
话梅卤汁豆腐干的做法

话梅卤汁豆腐干

2516人浏览 132人收藏 1人做过
查看更多做法
作者: 慧心荷韵
慧心荷韵

话梅卤汁豆腐干的用料

话梅卤汁豆腐干的做法步骤

将做法保存到手机
步骤 1

【豆腐干的炸制过程】:白豆腐干用清水冲干净控干水分,用刀切成大小均等的正方形块

步骤 2

锅烧热,倒入适量的食用油,烧到七成热

步骤 3

放入切好的豆腐干块炸制

步骤 4

炸到豆腐干表皮金黄

步骤 5

用铲子捞起看看,豆腐干表面鼓起,就可以了

步骤 6

用漏勺把豆腐干沥油捞出

步骤 7

【豆腐干的卤制过程】:炸好的豆腐干备用

步骤 8

原油锅内的油倒出,锅里倒入1勺红烧汁

步骤 9

加入2勺生抽

步骤 10

放入1小块冰糖,大火熬煮至汤汁烧开

步骤 11

放入炸好的豆腐干

步骤 12

用铲子翻炒到豆腐干表面被汤汁裹匀

步骤 13

加入适量的冷清水,没过豆腐干表面

步骤 14

八角2颗、小茴香适量、香叶2片装入香料罐内,放入锅中

步骤 15

放入1个话梅

步骤 16

盖好锅盖,大火烧开汤汁,转小火焖煮

步骤 17

煮到汤汁剩下豆腐干的一半时

步骤 18

用铲子朝一个方向搅动,把汤汁收干,裹匀在豆腐干表面即可

话梅卤汁豆腐干的小贴士

1.没有白豆腐干可以用豆腐来代替,把豆腐切成小块。 2.炸豆腐干的时候,锅要烧热,油温烧至七成热,炸制的时候豆腐干不宜粘锅。 3.把豆腐干进行炸制,是为了让豆腐干吸收油脂表面出现小孔,中间产生蓬松感,这样卤制的时候易于入 味。 4.豆腐干炸到表面金黄、出现气泡就可以了,不要炸过头,否则豆腐干口感就变老了。 5.卤制香味料随自己喜好,家里有什么就放什么,话梅没有可以不放,这是我自己改良加入的。

菜谱创建时间:2011-10-20 19:12:27
换个做法

话梅卤汁豆腐干的其他做法

茶香话梅卤汁豆干
茶香话梅卤汁豆干
如今太多零食变成了大包装,很奇怪豆腐干却还是小小袋,锦比较喜欢吃南方那种卤豆腐干,味道很嗲,咸咸甜甜的配粥吃极佳。有时候外卖买的吃不过瘾,就自己模仿着做,味道口感竟也相似。加了红茶、话梅、花生,味道更丰富有韵味一些,夏天里的配粥下酒小菜。 延伸文章 【大胃囊与小食代】 5年前一位70后的长辈给我讲了一个关于食物的故事,至今难忘。他说他幼时在东北长大,那时候的香蕉是种很少见的水果,不是逢年过节极少吃到。所以香蕉是他记忆中最奢侈的水果,舌尖的馋与脑子里的惦记让香蕉的味道生成了仙,成了童年记忆中关于美味的所有想象。成年后随父亲去云南生活,第一次看到一望无际的金灿灿的香蕉园,一个少年身处其中顿时惊呆了,幼年时和兄弟姐妹分食的那一小根香蕉,竟然以成百上千倍的状态呈现,愣愣的竟然说不出话来。那一天,他和妹妹坐在香蕉园里,一根又一根往嘴里塞香蕉,又是笑又是泪,吃到走不动路……所以他说:“我人生里的许多亏欠和不完满,到最后都会给予我最大限度的安慰与补偿,人生如此公平,不必有埋怨。” 后来我和编辑朋友们谈论关于美食与情感这个话题时,就会讲起这个故事,而后脑洞大开,勾起很多回忆。而我自己搜索了半天,童年记忆中的美食竟然贫瘠得很,甚至谈不上美食,只能说食物,只记得所有的食物都是小小份。小吃真的是“小”吃,零食也真的是“零食”啊! 在东北小孩80后的记忆里,小学门口的煮毛豆是装在长方形的铝制饭盒里的,卖者多是上点年纪的人,买的时候抓一点装进报纸叠成的三角形纸兜,卖2角钱。山丁子(一种小野果)也是加糖煮,照例装在三角纸兜,味道酸酸涩涩,暧昧不清。草莓也是稀罕物,还是珍重的装在铝饭盒里,按颗出售,买的时候要轻轻的拿,以免碰坏其他的,放进嘴里的时候草莓的香甜在唇齿间爆裂开来,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幸福得说不出话。糖也是小小颗的,竟然是一粒粒出售,有蛋糕香气的彩色宝塔糖、鹅卵石一样的蛋白糖,有一种粉色的汽水糖,晶莹的糖壳里有一丢丢糖水,咬开会流出来,口感微妙。我记得它是因为长相太美貌,像极了一颗颗的粉色宝石,而卖这种糖的那家小卖店店主也是个慷慨有耐心的人,一颗颗数糖给一群叫嚷的孩子,每次故意多数几颗,我们回去还嗤笑她数学不好。酸梅粉是迷你小小包,每包里还能找到一个迷你小小勺。无花果切成细丝状装在小小口袋里,华华丹高级一些是装在塑料盒子里的,实在不算好吃,无聊时放进嘴里嚼嚼,聊胜于无。 可乐还是类似女巫药水的神器的东西,时髦又口感刺激,需要装模作样喝上几次才懂得它的美妙。爆米花分成两种形态,爆炸后带着香甜糖精的那种,塑型成棍状或者是条状的那种,我爸常拿来弄湿捏成诱饵钓鱼,而我则在旁边吃吃玩玩,舔湿以后可以粘成各种形状……冰棍还是象征性的加一点奶或者果汁,再高级一点爸爸会带我去足球场旁边的卖奶糕的白色凉棚,从保温桶里挖出2个球,用木质小勺一点点吃完,蹦跳着回家。 有时候也是可以吃得很野逸的,那时候小龙虾还叫蝲蛄,河里抓出来煮着吃。大人用一种网粘麻雀,烤了或炸了,样子恐怖。猎奇些平常吃不到的东西,这方面的妈妈家的姐妹们显得尤其有想象力。比如未嫁的四姨带着我们去野外抓蚂蚱,回来入锅油炸,味道忘记了,后来想起只会惊叹把那玩意放进嘴里嚼这件事是怎么做到的?我妈会教我在树林中挖一种叫“土里猫”的蘑菇,回来用刀片削去硬根,晒干储存,拿来炖鸡吃,蘑菇味道极其浓郁,但总有类似砂砾的口感,蘑菇是一种太女人的吃食了,那是我还是女孩,自然是吃不惯的。 而现在似乎所有的吃食都从S变身成了XXXXL最大码,最大升的可乐比纯净水还便宜。雪糕可以按称重卖,再加上几十种水果与干果。蝲蛄摇身变成了时髦的小龙虾,用辣椒香料炒了,一桶一桶卖,再文静的姑娘也能剥出一堆壳来。草莓季分成了春和冬两季,每次上市都一盆盆打着滚吃。透明的彩色硬糖被装在大袋子里,成了超市里最不待见的滞销产品。食物变大了,而快乐却变小了。那种慢慢含着一颗糖果就会觉得幸福的日子已不可重来,需要拿着最大杯的可乐与爆米花,坐进电影院依靠一部喜剧或者动作片分泌多巴胺与肾上腺素。味蕾与欲望同时打开,我们终于有了丰富的大胃囊,却无比怀念那个贫瘠的小食代。
4做过
APP查看